2019年9月13日 星期五

2019年9月11日 星期三

「創聚」應援圖!








朋友舉辦了創作者聯合活動創聚,因為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

跨足音樂、影像、動態、美術構成的一個合作企劃

我也很榮幸能參與到這次的活動,並成為參賽者之一


為了祈求活動圓滿順利,並祈禱本子能大賣,順手畫了張活動應援圖!

2019年9月6日 星期五

2019年8月26日 星期一

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

2019年8月13日 星期二

2019年8月7日 星期三

2019年8月3日 星期六

2019年7月23日 星期二

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2019年6月12日 星期三

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2019年5月15日 星期三

2019年5月14日 星期二

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

白日夢少女



之前朋友夢到我未來女朋友的樣子
 
據她描述後,我用了自己的理解力重新打造還原
 
雖然我知道不可能遇到這種等級的QQ

2019年4月19日 星期五

人生黑洞



人生本來就是個黑洞
 
為老闆做牛做馬,為老師跑腿辦事,為女朋友……不對,我沒有女朋友
 
嗚嗚嗚嗚嗚……(黑洞業力爆炸)

2019年4月6日 星期六

2019年4月5日 星期五

無口娘與神祕人物!



這次情趣夢天堂請大濕畫了無口娘的「我全都要。」版本

而另外一個歐派超大的是R20的封面人物,大家應該不陌生!

身為一個清流,接這類案子還是有些害羞啊……

2019年4月1日 星期一

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人生而平等

妳相信旁人說的「妳什麼都做不好」嗎?
「是。」
 

妳相信旁人說的「妳是個言語障礙的人」嗎?
「是。」

 
妳相信旁人說的「妳連筆都沒資格握」嗎?
「……是。」
 

很好,妳是個正常人,我正式錄取了妳
別因為這些小事而放棄學習的機會,人生而平等
 
從今以後,我們白氏高中的大門將為妳而開!


             -壞掉妹印





HAPPY妹外傳企劃正式啟動

2019年3月19日 星期二

2019年3月12日 星期二

2019年3月7日 星期四

2019年2月13日 星期三

FF33 我們不見不散!

「你還記得最初的感動嗎?」

「你說遊戲嗎?」

「當然不是。」

「那是指什麼呢?」

「第一次踏進動漫祭的熱血與新鮮感。」我這樣說,雙手握拳。

10:30一到,全場不約而同響起熱烈歡迎的掌聲。

這對動漫迷來說,是一場盛會準備開始的前奏。

但對創作者來說,是數個月爆肝趕稿的驗收日。

我們繃緊神經,仔細盤點檯面上每一件物品、每一個零錢,就只為了能給顧客最完美的服務與交出最滿意的成品,這一本新刊除了是圖與文之外,更是象徵著我這段時間的付出。

是的,只要翻開,就一定能感受到我的進步,每個願意支持我的人,全部會是見證者。

「謝謝你的購買!」這是場內最常見的道謝聲。

「加油,我很喜歡老師的作品!」這也是場內常見的招呼聲。

只是這樣簡單的對談,創作者枯竭的面容與爆衝的肝指數在瞬間不藥而癒,誇張一點形容,這彷彿是炎炎沙漠中忽然掉下來一台運轉中的冷氣機與超大杯冰奶,不是神蹟,而是你帶來的奇蹟。

我永遠記得第一次擺攤時,我被酸得多慘,賣得多爛。

「那你為什麼還要繼續呢?」

因為有你們,給了我豐沛的資源、十足的勇氣,讓我能跨越這塊殺人之漠。

這次我帶來了新的系列、新的故事、新的構想。也是我跨越沙漠後的第一個完整大型作品,我已經把最好的內容收錄進去,對得起自己,一定也對得起你們。

我不曾忘記各位的恩惠,所以我這次決定全面凍漲,兌現當初踏進沙漠時的承諾與期望。

「32P插畫本與114P短篇小說,真的只要290?」

除了套組有兩本書外,還附贈紀念酷卡與漫畫卡,就為了讓您回到最初的感動。

「那,你攤位在哪呢?」

我這次在編號C13-C14,攤位名稱叫做『快樂濕大象』。

「謝謝大濕,我一定會去報到的!」

「謝謝,我也一定會等你。

FF33(花博爭豔館)

2月16-17,我會在這恭候您的到來,兩天都是,擺好擺滿。

由於內容以成人為主,所以未滿18請勿購買唷!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人生勝利杯









你們肯定不敢相信,仙界大濕這種清流居然接了飛機杯的工商




不,我其實並不想接,只是因為她……













就這樣吸附著我的人生不走了──!































---------













學生時代的我曾經許了個願




「總有一天,我要成為人生勝利組!」




 




光陰荏苒,專題、作業、考試成為了我的日常,人生勝利組也與我漸行漸遠




 




熬到畢業,渾渾噩噩,每天窩在網路上看著賣肉動畫聊著紳士的話題




同好朋友愈來愈多,通訊群組一點開盡是各種淫穢網址交流




 













但……內心總是感覺少了什麼




 




 




我嘗試放下網路,去各大文青書店嘗試找尋自己的存在




 




「拿安卓的死宅男,你不屬於這裡。」




 




我研究愛情攻略,去各大交友網站尋覓真命天女




 




「親,這個月記得斗內我3000台解鎖專屬鈴聲唷!」




 




 




一道道命運之牆封鎖我的人生,而我封閉自己,排斥外界的訊息,可在我耳邊不停響起的訊息聲,將我那黑暗的人生激出了火花……不,是怒火,他媽熊熊燃燒的怒火。




 




我抄起一旁的手機,打算痛嘴一頓那個傳訊息的白目傢伙。




 




但眼前文字讓我收回了準備吐出來的各種髒話




 




「大濕,我知道你面臨人生低潮,但我有個可以讓你高潮的方法。」




 




「你到底…在說三小……?」




 




「我這邊有個秘寶,傳說中的粉紅神器。」




 




「蛤?你到底是誰?」




 




「不用知道我是誰,也不需要知道我是誰,我只是位過客。」




 




我鎖起眉頭,對著眼前文字不斷反覆閱讀著,嘗試找尋違和之處




 




似乎是察覺到我的想法,他回了一封訊息給我:「我知道你很疑問,但你知道台北有一名為『圓夢』的店嗎?」




 




「『圓夢』?什麼?」




 




「我等等發給你一個位置,去那邊就對了。」




 




「欸欸欸……你到底是誰?那邊又是哪裡?」




 




「哎呀去了就知道了!傻子,包你忘了人生低潮,直達人生高潮!」




 




「……。」




 




 




他說得天花亂墜,我卻看得半信半疑,但好奇心跟他的幹話形成了一股魔力,讓我下定決心




 




「反正我早就什麼都沒有了,不如就去看看好了。」




 




在這個念頭驅使下,我搜尋了他所提供的地點,那是我常逛的地方,在那裡,真的會有『圓夢』的店?




 













───




 




一下公車,我循著GPS引導,走到了一間約莫七層樓的老舊大樓前,左邊是郵局,右邊是傳統工藝品店




 




「到底……哪裡圓夢了?耍我的嗎!」我杵在大樓前不斷碎念著




 




內心戲才上演不過幾秒鐘,一位穿著西裝的神祕男子從大樓中庭走了出來




 




「大濕,您終於來了。」他總是掛著看透一切的微笑,讓我不禁有些發寒。




 




「請問……你是?」




 




「先跟我進來吧,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圓夢』的店。」




 




「……好?」雖然有些疑惑,但我還是跟上男子的步伐




 




皮鞋與布鞋聲交互貫穿整個空無一人的走廊,直到一間掛紳士圖的階梯前驟然而止




 




「靠杯,情趣用品店?」




 




「不不不,我們跟一般的情趣用品店完全不同。」




 




「你肯定在騙我!實際想賺會員數衝業績對吧!?」我轉身準備離開




 




「你難道不想成為人生勝利組嗎──!?」西裝男子對著我大吼




 




「……。」我一個打顫,接著回過頭,怒視著他開口:「別拿我的夢想開玩笑。」




 




「是不是玩笑,你上來就知道。」




 




「……。」




 




「來啦,哎呀來啦!裡面有很多好康的。」西裝男拍拍肩膀將我半推半押的拉去情趣用品店




 




「等等,不要,有點痛♥」




 




……




 




………




 




眼前初估數百萬的北歐系高檔裝潢,燈光明亮到像是豪宅大廳的入口,整齊到強迫症都會笑的產品陳列,難以想像,太讓人難以想像這是一間情趣用品店




 




「哇靠,這邊看起來也太高檔了吧……不過,你所謂的『圓夢』到底是什麼?」我立刻將思緒調整回來




 




「跟我來。」西裝男子將我帶到了一個名為「男人天堂」的展示櫃前




 




「飛機杯?自O杯?還有被鄉民譽為魯宅神器的R……20!?」




 




「挑一個吧,這就是男人『圓夢』的地方。」




 




我忽然理解了『圓夢』的含意,雖然內心還是多少糾結,但在慾望驅使下終究選了一個畫風很特別的飛機杯……




 




「唉唷,識貨唷!這款是我們R20公司最新出品的『無口娘』,據說能讓高潮直接成為絕頂呢!」




 




「我只是覺得封面畫的很可愛而已。」




 




「好的,一共是1380元。」




 




「靠杯,也太貴……你都騙我來這了,難道就不能打折?」




 




「好的,人生勝利組價1379元。」




 




「幹,不要消費我的夢想!而且差一塊根本沒差好嗎──!」




 




我索性結了帳,帶著這個名為『無口娘』的圓夢飛機杯回到住所




 




「唉……到底有多神奇啊?而且這跟人生勝利組有什麼關係?他為何知道我的社群網站和我的夢想?」




 




「算了不重要,白白被凱了將近1400元,就換了一個沒啥屁用的東西回來。」




我邊抱怨邊拆著包裝,也仔細看著神奇飛機杯的構造介紹與封面設計,雖然看不出個所以然就是了




 




 




「恩,這封面畫得真不錯,不過這飛機杯還真的頗重的……。」語畢,我將飛機杯從盒子內抽了出來,粉紅色的外觀,柔軟有彈性的構造,上面鋪滿一層淡淡清香的白粉




 




 




「第一次摸到飛機杯,手感還真特別……哎──真他媽的倒楣!」奇妙的油膩感沾附在我的手上,感覺怪噁心的




 




 




握著手上的飛機杯,情緒忽然有些低落「說好要當勝利組……結果換來一個飛機杯,幹,幹!操你媽狗才當勝利組!操──!」,我對著飛機杯不斷破口大罵著




 




「你在大聲什麼啦……。」一段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嬌嫩嗓音打斷了我的思考




 




「啥?現在飛機杯有語音功能?不可能吧!這種低廉的東西……。」




 




「誰…誰低廉啦……!?」飛機杯再度發出聲音




 




「哇幹!?」我嚇到把飛機杯給丟到了地上,但天生富有彈性的構造將它給彈回了我的腳前




 




「快將我撿起來啊!還有……你的腳好臭!」飛機杯不斷發出聲音




 




 




「到底……?惡作劇嗎?」我小心翼翼將飛機杯給撿了起來,約過不到五秒,前端洞口忽然噴出大量濃煙,完全遮蔽了我的視線,而且在噴發的過程中不斷有著怪物要掙脫牢籠般的嘶吼聲




 




「靠杯…靠杯靠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幹幹幹,噴煙了,飛機杯在噴煙啊啊啊啊──!」




 




我向後退了幾步,畏懼的看著那不知為何開始噴煙的飛機杯




 




濃煙逐漸散去,一道神祕的黑影從中出現




 




「鬼……鬼!鬼啊啊啊!」情急之下,我抓起身旁枕頭往黑影砸去




 




「哎呀──好痛!」嬌嫩的聲音再度傳來




 




「啊啊啊啊,鬼講話了啊啊啊!我,我只是個小處男,不要害我!隔壁棟的啞鳴和……和他室友桐真才是該死的人生勝利組啊!」




 




「齁,我……我不是鬼啦!」一名頭上頂著凌亂黑髮,身穿性感睡衣的女孩出現在我眼前,眼角夾著淚光繼續說道:「對不起……嚇到你了嗎?」




 




「等等等,先別靠近我,妳到底是誰?」仔細一看,女孩除了外表白嫩甜美外,上圍也非常傲人堅挺,眼睛還閃爍著漫畫般的愛心,胯下還有不明的液體滴落在地板,發出不知為何有些誘人的滴水聲。




 




「我…我是你手上的……飛機杯……。」女孩臉頰泛紅,看起來有些尷尬




 




「蛤?」




 




「就是……飛機杯……。」女孩極度尷尬又臉紅




 




「蛤──!?」




 




「說來話長……飛機杯是男人的玩具,而我……是千萬使用者中藉由……宇宙法則所堆出來的意志……剛好……在你眼前……爆發成真。」




 




「妳到底在公三小?當我霍金嗎?」




 




「總之……總之你要對我負責。」女孩將脫落的睡衣肩帶給向外拉開,擺出了有些扭捏卻滿心期待的姿勢,胸前不經意的粉色走光讓我差點拋棄了思考能力




 




「所以……」我有些語塞,褲襠裡也好像有怪物準備破牢而出




 




我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低頭沉思了一會,接續著說:「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我豈不是成為千萬分之一的幸運兒了嗎?也就是……真正成為人生勝利組了!?」




 




「太神啦!真的……真的是『圓夢』的店啊──!」我恍然大悟




 




「謝謝天、謝謝地、西裝男!」說到酣處,眼眶盡是痛快的淚水




 




「等等……你先別急。」女孩緩緩走向我面前,一口氣趴跪在地,與地心引力抗命的雙胸不斷晃動著,臉紅又氣喘吁吁地說:「總之先幫我工商一下吧,畢竟你可是擁有數十萬粉絲的仙界大濕。」




 




「工商?為什麼?」




 




「畢竟……多賣一個,我就多活一天唷。」




 




「所以妳意思是說……。」




 




「對,如果你想跟我白頭偕老的話♥」女孩撲了過來,一把將我的臉埋進溫暖有彈性的胸前




 




 




「可,可惡──!我這就去拿數位板!妳放心,我一定盡全力工商的!」




 




 




所以拜託大家,為了讓無口娘能與我白頭偕老!




 




 




 




 


















拜託各位拯救我的無口娘!










































無口娘的家:https://goo.gl/PJJENy

























2019年2月5日 星期二

2019年2月3日 星期日

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

《官司x網路x女孩》





《官司x網路x女孩》


我拉開了窗簾的一角,陽光立刻從縫隙中鑽進了室內,外頭似乎已經聚集不少人,有我們認識的,也有我們厭惡的存在,但不能否認,如果沒有他們,我們兩個今天不會在這裡。


2019年1月1日 星期二

DLC2

下午2:18 No comments

坦白說,管理員是個很孤獨的職業。

雖然我們肩負重任,代替人類鎮守在特別淪陷區,所得到的報酬與榮耀是我過去完全不能想像的,可是,在這四周都是高聳圍牆的二十平方公里之中,我只感受到近乎無限大的孤獨。

這裡,沒有愛。

先不說明定不許與管理員有性關係或婚姻關係的歧視性法律,光是這片數萬以人為食的殭屍……就沒有任何腦袋正常的人類女性願意搬進來跟我們一起生活,況且要是男女之間有個擦槍走火,失去了處男之身,附近的殭屍立刻擁有一套熱騰騰的雙人套餐。

今天,我二十歲生日,廣邀了所有親朋好友,卻僅有元仔願意參加。

大多數的殭屍其實意識清楚,智力、判斷力跟生前相差不遠,所以小米能忍住食欲不咬死元仔,是懼怕我的強力報復,進而對自己產生約束。

僵屍明白得罪管理員的後果。

也就是因為這點,除了我之外的管理員都養著許多殭屍奴隸,享受著要打就打、想殺就殺的快意,平時滿睪丸的性慾無從發洩,便全數轉化為恣意狎玩殭屍的暴戾之氣。

有的時候,連我都看不下去。

沒辦法,殭屍不是人,也不算是屍體,就連侵害墳墓屍體罪都不能保護他們。

根本不該存於世間的東西,不可能擁有基本人權。

我刻意撿了五隻貌美的殭屍養在家裡,主因是我的私心,次因是萬一她們被其他同僚找到,恐怕會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還不如在我的別墅待著,平時做些傭人的工作。

派對中,元仔一直打量著小米,那是色咪咪的眼神我知道,就算小米已經是殭屍了,那精緻的五官,引人側目的胸圍,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裙,依然是吸引著健康男性。

他喝著酒,趁著醉意,刻意用小米也能聽見的音量問:「阿鳴,我的好兄弟,你跟這隻殭屍到底是什麼關係?」

「老婆。」我淡淡地說。

「啥?」元仔驚呼,沒想到會得到這種驚世駭俗的答案。

「當然是主人跟家畜。」我連想都沒想,「你問這什麼垃圾問題?」

咦……我似乎看見小米的表情有一瞬間的改變,殭屍能有這麼細微的情感變化嗎?不,不可能,大概是我有點茫了,這款紅酒果然夠烈,害我渾身發熱。

「既然如此,我要對她做什麼都可以吧?」

「嗯。」

「喔?是嗎?」元仔眼神飄移了一下,快速地走了過去,雙手開始不安分,揉起小米的臀部。

眼前小米打一個冷顫,回頭狠瞪了我們一眼,罵道:「噁心!大變態!信不信我咬死你們!」
 
但罵完之後,沒幾秒又轉回去繼續烤肉,微弱又嗲氣地繼續說:「吃……吃完再……不,你們先吃肉嘛……」
 
「妳要乖乖啊,小米,冰箱還有很多高級的食材,我多揉兩下就給妳吃。元仔什麼鬼話都說得出來。

「欸?……那有擬人肋排嗎?」

「有唷,貪吃鬼,特別為妳準備的,但吃不吃的到……就要看妳的表現了。」

「人、人渣,如果不是……我、我一定把你咬了,哼。」小米雙頰一紅,欲拒還迎地推開了元仔。

元仔作勢夾了一塊擬人肉湊到她嘴邊,趁小米將頭往前傾的時,右手準備伸進她的領口……

我抓住好友的右手,將剛倒滿的紅酒遞給他,大笑道:「我們難得見面,別再管這種家畜了啦,先喝再說,OK?」

OK OK!」元仔豪爽地一口氣乾掉。

我們就這樣子坐在院子內,耳朵聽著時下流行的電子音樂,在小米全程送酒、送肉的服侍下,痛痛快快、毫無保留地喝得酩酊大醉,他一股腦將結婚之後的辛苦,全部傾倒而出,還狂喊著要娶殭屍當老婆。

我也慢慢地說出這幾年在特別淪陷區所遭遇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不知不覺就將四瓶紅酒喝完,而小米從頭到尾都沒有出聲,只是靜靜地聽著,然後幫我們倒酒……

直到我跟元仔喝到不能再喝,失去了意識……




########




「發、發生什麼事?」坐在床上,我頭痛欲裂。

「我們終於結合了……」半裸的小米依偎在我的胸前,說出駭人聽聞的話語。

「到底發生什麼事!」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接著出現無止盡的混亂。

「喔,就是我先脫掉你的褲子,弄一弄,然後我就對準之後坐上去你的……」

「停!我不是問這個!」

「喔,那就是我在昨晚的酒當中放不少催情劑,所以我就很順利地坐上去你的……」

「我不是問這個啊啊啊!」我雙手抱頭,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問什麼。

我那些禽獸般的同僚,不管想出多少變態花招在殭屍身上洩欲,都絕對不會跨出那條最終的界線,這不代表他們坐懷不亂或是正人君子,而是失去處男之身,會陷入被吃掉的危險。

不不不,所謂的處男賀爾蒙的消失是漸進式的,用簡單的量化來表示,完美的童貞,所散發出的處男臭……是處男賀爾蒙,可以震懾殭屍,讓殭屍感到恐懼,如果進行過一次性行為,大概只剩下不會被咬的效果,以及對SJDS-Z病毒的抗性,假設進行超過五次以上的性行為,處男賀爾蒙會徹底消散,變得跟正常人無異,被咬到,不是變成食物,就是變成殭屍。

我已經在地獄的邊緣了,那個地獄的名稱叫做「死無全屍」。

整個背都是冷汗,小米冰冷的臉頰靠在我的臂膀,那些微的冷意讓我起整片的雞皮疙瘩。

「不要擔心,阿鳴,我不會讓其他人吃掉你的喔~」小米甜甜地笑了。

「……」我的瞳孔在晃動。

「屋裡其他想靠近你的殭屍,已經統統被我幹掉了呢。」

「什、什麼……」

「你不是要把殭屍當老婆嗎?恭喜你美夢成真囉。」小米張開嘴,咬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神智反應不過來,只能傻傻地承受痛楚,瞧著血液沿著手臂線條滑落,留下一圈清晰的齒痕……

「現在你可以好好品嘗我,喔不,是我可以好好地品嘗你了。」

「啊啊啊啊啊!」我恐懼地尖叫,就算我知道她頂多只能咬成這樣。

「嘻嘻。」小米下床,打開房門出去,蹦蹦跳跳的,仿佛在享受我的恐懼。

我垂下頭,雙手在冒汗,雙腿在發抖,視線無目的的亂飄,卻意外地在她脫下的外套口袋中發現一張照片……

一張髒髒舊舊從畢業紀念冊剪下的照片。

一張用紅筆畫上許多小愛心的照片。

一張我的照片。

我呆若木雞,意識再度混亂。

沒過多久,小米回到房間,拖著昏迷中的元仔……

「來吃早餐了喔,老公~






文:啞鳴

受:啞鳴

攻:仙界大濕

DLC1

下午2:13 No comments

「欸,阿鳴,你都不怕殭屍病毒嗎?」

「有什麼好怕的?」

「咦?不怕被傳染嗎?」

「不怕啊,我還養了五隻勒。」

是的,我養著五隻殭屍,而且還長得很可愛喔~





#####







二零三八年,被譽為世界警察的米國與世界最狂的終國爆發了軍事衝突。

兩國各派出了上千人的精銳空軍部隊與數萬人的海上部隊於太平洋集結交戰……
 
好,這些其實都是廢話,根本就他媽的不重要,總之,就是不知道哪個智障國家研發了狗屁生化武器,名為「SJDS限制型生物瓦斯」,據說被噴到的人都會喪失交戰意志,行動力受損,半身癱瘓數小時,短短幾秒鐘瀰漫,就能夠拿下一支特種部隊。
 
但是,這種生化武器突變了,某位護衛兵在進行測試時遭到SJDS感染,雙腿癱軟跌倒,接著尿失禁,生殖器官開始產生劇烈變異,生殖器官漸漸不受控制,猶如張牙舞爪的恐怖異形,他發瘋似的拔出槍射擊自己的生殖器官,中槍的下腹部當場血流如注。
 
倒地不起的護衛兵不斷嚷嚷:「尻尻尻……呃啊!」

接著,仰天長嘯,雙眼鮮紅,褲襠爆血而死。
 
所有士兵還沒搞清楚狀況,附近被血噴到的無辜弟兄們也開始變得怪異、扭曲。

「「「尻尻尻……呃啊──!」」」

後來,這場浩劫,被不死型未知生物研究專家稱之為「SJDS-Z」的恐怖殭屍病毒就這樣擴散了。

殭屍的起源大概就是從這樣來的,SJDS-Z吞噬了大部分人的性命,而存活下來的幾乎都是沒交過女朋友的宅男,或是俗稱自宅警備隊的家裡蹲們。

為什麼?

因為,處男免疫。





#####





「處男免疫?」

「應該說,性行為次數越少的,對殭屍或病毒的抵抗力越強,像我這種完美保持童貞的偉大男人,整罐SJDS-Z濃縮液淋在我身上都沒事,殭屍看到我還他馬的會繞道而行。」

「我不知道該說欽佩還是該替你感到悲哀……」

「呵呵,那是你沒看過那些現充與渣男的下場,還記得吧,以前班上自稱『中壢千人斬』的張熊,長得帥又很會畫畫,常常被妹子倒貼那位。」

「喔喔,我當然記得。」

「他就在我面前被十幾隻女殭屍拆成五、六塊,像沒熟的手扒雞,被饑不擇食的妹子們吃得乾乾淨淨。」

「所以說……SJDS-Z的疫情就是靠你們這樣慢慢控制下來?」

「沒錯,就是靠我們這些受到百姓託付、政府授勳徵招的童貞義勇軍去對抗數百萬的殭屍大軍,先控制數量不再增加,再驅趕屍潮匯聚一城,才有今天殭屍與人和平共存的『特別淪陷區』,想當初我左手狼牙棒、右手開山刀,成千上萬的殭屍被我清除……」

「原來如此,難怪目前特別淪陷區依然是生人勿近,頂多只能開放探親。」

「對啦,所謂的和平相處,是指我們跟僵屍,像你們這些結婚生子的男人,能不來特別淪陷區就不要來,萬一被感染的話……你就再也走不了了。」

「我知道,前陣子我鄰居才剛出現下體變異的徵兆,就直接被送到特別淪陷區了。」

我的死黨元仔一臉餘悸猶存的樣子,我當然能理解他的恐懼,要不是我二十歲生日趴,特別邀請他進來特別淪陷區參加,恐怕他這輩子都不會靠近這裡吧。

特別淪陷區其實跟外面的城市沒有什麼差異,只是住著許多神智尚算清楚的僵屍,由我們這群「管理員」控制,他們有男有女、有大有小,有自己的工作,也要盡居民應有的意義,除了外觀、食欲與食物來源之外,其餘的跟一般人沒有多大的差別。

原本這裡就是高級住宅區和商業區的混合,所以我被分配到一間相當不錯的透天別墅,五十坪左右的院子拿來辦趴烤肉剛好。

小米正在爐子前面烤著一根香腸,左腿掛著限制自由的鐵鍊。

她是僵屍,那根香腸是人肉做的。

啊……其實也不能說是人肉,應該說是「擬人肉」,就跟素食主義者吃的素肉一樣意思,口味近似人肉,並且含有獨特成分,卻不是真正的人肉。

正在火爐前認真烤肉的年輕女性,連一滴汗水都沒沁出,淺灰的膚色、冰冷的肌膚、血紅的雙眸、還有那即使失去了溫度仍然色氣滿點的豐滿上圍,都一一佐證了她的美麗。

小米,不愧是我心愛的殭屍,此刻我的心中湧出澎湃的驕傲……直到元仔的舉手提問。

「話說回來,你是怎麼認識小米的?」元仔瞟向小米的目光帶著幾分複雜的情緒。

「你是指我們第一次相遇嗎?」我摸摸下巴,慢慢地回憶那段過往。

「對。」

「我們的初遇可以說是驚悚片加災難片加殭屍片加愛情片,全部加在一起,所描繪出……波瀾壯闊的震撼場景!」

「可不可以直接說重點……」

「當初接到命令要大幅降低殭屍數量……沒錯,那可是真正的血流成河吶,我在馬路上殺了三天三夜,一一精準爆頭,才能徹底殺死號稱不死的殭屍。」

「我知道,這樣的復原能力與傳染力,正是我們人類差點滅種的原因。」

「你知道這點就好,緊接著命令持續,我獨自在搜索民宅的時候,發現了躲在牆角瑟瑟發抖的小米,一面低吼怒鳴地恐嚇我,說要吃掉我、一面畏懼我的處男賀爾蒙,又不得不退後,那充滿矛盾的俏臉、那身破破爛爛衣不敝體的美妙身軀,啊嘶……我想這就是初戀吧。」

我陷入深深的陶醉。

「原來是這樣啊……」元仔感動地點點頭,猜測道:「我懂了,再來你不顧世俗的眼光,用跨越物種的真摯情感,向小米伸出溫暖的援手,給了她前所未有的……」

「三發電擊槍、兩發麻醉槍,讓她翻著白眼,久久不能自己。」我也點點頭。

「欸,等等?!」

「你是傻了嗎?還伸出什麼溫暖的援手勒。」

「……」

「馬的,這可是殭屍啊!」








文:啞鳴

受:啞鳴

攻:仙界大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