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3日 星期三

2.5次元的女兒





【2.5次元的女兒】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雖然我並沒有因為經常幻想擁有女朋友,而在夢中交到女友,反而因為玩VR玩了過頭,常常夢到與VR相關的夢境。
 
夢到VR倒也沒什麼,只是那些夢境,跟現實中的我,似乎沒有什麼關聯性,這讓我感到有些納悶,但也找不出任何原因。
 
「唉,想那麼多也沒用,還是早點睡吧。」
在床上躺平後,我閉上眼睛,意識逐漸朦朧。



『歡迎收看今天的午間新聞,我是主播○○,新聞一開始要為觀眾帶來的是,前幾日發生在新北市板橋區街頭的死亡車禍,造成一名停紅綠燈的二十四歲郭姓女子當場死亡,肇事駕駛酒測值為零,已排除酒駕的可能,研判可能是天雨導致視線不佳……』
 
郭孟華收起了耳機,將反覆看了無數次的新聞關閉,眼淚從他那充滿皺紋的臉龐滑落,並滴落在女兒今年剛送給他的智慧型手機上,他的眼眶泛紅,眼球佈滿了疲憊而造成的血絲。
 
整整三天,新聞不間斷的報導著他的女兒死去的消息,以及車禍的原因,但對他而言,這些資訊完全不重要,他只是不停的想著,如果死的人是自己就好了,女兒沒了他還能活,而他在太太死後,早已不能沒有女兒的陪伴。
 
孟華看著躺在冰櫃內的女兒,對著熟睡的她溫柔說話,就像過去睡前在床邊講述著那一遍又一遍的老套故事。
 
「羽婷,妳還記得妳到大一宿舍入住那一天嗎?妳考上了南部的大學,我揹著妳的行李,拖著我跟你媽度蜜月時用的破爛行李箱,結果剛下火車,行李箱的拉桿就壞了,我只能扛著行李箱,慢慢跟在妳的身後,妳還氣沖沖地叫我走快點,覺得很丟臉。」
 
孟華的淚水滴在冰櫃上,一陣腳步聲在此時傳入他的耳中,他回過頭,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男子站在他的身後。
 
「您是郭孟華先生對吧,令千金的事情真是令人感到遺憾。」男子摘下帽子,露出一頭銀髮,並將帽子按在胸前有些不合時宜的向孟華微微鞠躬。
 
眼前的男子雖然有著臺灣人的臉孔,但卻給孟華一種從歐美影劇中走出的氣質。
 
聯想到這,他不禁回想起過去常陪著女兒看著一些不知道在演什麼的歐美電影,眼眶感到有些發熱,他又再次想起了女兒的事情,但他此刻憤怒大過於哀傷,他大概知道眼前的男子是誰,還有他的目的。
 
「你是那個司機的家屬嗎?夠了,我不想聽你們解釋,反正我女兒是已經回不來了,我會告死你們,我也要讓你們知道,失去親人有多痛苦。」
 
孟華收起了哀戚的情緒,擅自把眼前的男人當成肇事駕駛的親屬,不分青紅皂白便揪起了對方的衣領,把連日來的一切宣洩在對方身上。
 
男子手中的西裝帽落地,孟華的腳用力踩了上去,在上頭留下白灰色的腳印。
 
「您誤會了,郭先生,我並不是司機的家屬,真要說的話,我是來幫助您再次見到令千金的。」
 
雖被揪住了領子,還遭受了誤會與破口大罵,男子的態度仍舊相當自若,不慌不忙說著自己前來此處的目的。
 
「你能讓我再見到羽婷?」男子的一番話讓孟華鬆開了手。
 
西裝男慢條斯理地整理了自己的襯衫,並彎腰拾起了落在地面的帽子,拍了拍上頭的腳印跟灰塵,接著說:
 
「沒錯,只要您能提供令千金的相關資訊,照片、影片,我就能夠幫助您再次見到她,甚至可以讓您聽見她再呼喊您一聲爸爸,這不就是您所希望的嗎?」
 
這個提議讓孟華心動,但他卻沒完全喪失判斷能力。
 
對方或許是要來騙取羽婷的高額保險金。他心想。
 
「我可沒蠢到會相信你這種話,你是為了騙羽婷的保險金才來的吧,你這個人渣!」孟華毫不客氣的說著。
 
「您誤會了,我根本不需要您的錢,雖然很難讓您相信,但就某種意義上來說,我還得倒貼呢。」
 
「那你到底為了什麼……」
 
「我說過了吧,只要令千金的照片跟影片,還有您那顆愛女的心。」男子抖了抖帽子後,接著說:「當然,若您仍不相信我,我也無所謂,因為做決定的人還是您啊,郭先生。」男子說完,將西裝帽戴回了頭上,並轉身離開。
 
這答案讓孟華猶豫了,既不要錢,又要幫他見到女兒,眼前的男子打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算盤。
 
但他不願意再想了,只要能夠見到女兒,哪怕是拿自己的壽命來換取女兒的復活,他也願意。
 
「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
 
「當然,我就是為此而來的。」男子停下了腳步,並轉過頭,朝著孟華露出誠懇的笑容,也讓孟華的心防稍稍卸下。
 
孟華半信半疑地將可以說是女兒遺物的電腦跟手機交給了男子,而對方也向他表示,必定會盡力完成他的願望。
 
在那天之後,他每天都會跟男子聯絡,確認狀況,男子的回答千篇一律,不是「請您放心」,就是「正在處理中」。
 
但一個星期後,孟華發現自已無法聯繫那名男子,之後有整整兩個月的時間,他無法見到那名男子,這讓他不由得埋怨起自己的一時衝動,就這樣將自己女兒的遺物交給了素昧平生的路人。
 
女兒的喪禮後,他終日渾渾噩噩,試圖用酒精麻痺自己。
 
記得妻子剛過世的時候,他也是如此,但當時還是國中生的女兒總會叛逆地將剩餘的酒全倒進流理臺,指責他是個廢物,如果母親還活著,肯定也不願意看見他這種混蛋模樣,被女兒痛斥了幾次後,他也就改掉了這個習慣。
 
這個空間停留著太多專屬於一家人的回憶,哪怕是牆上的一道小刮痕,或是玻璃窗角的裂縫,都會讓他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
 
唯一抱持的希望也變成了絕望,重重壓在他的身上,讓他情緒無法穩定下來,也讓他動了一個念頭,只要跟著隨著女兒而去的話,這一切的一切都會消失吧。
 
「乾脆就這樣去死算了……」他喃喃自語著,然後敲碎了眼前的酒瓶,將酒瓶的破碎面對準了自己的喉嚨。
 
「哎呀,差點就來晚了呢。」年輕男子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也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這次出現在孟華眼前的,不只有當初見到的男子,還有其他看似凶神惡煞的四人。
 
「你是怎麼進來這裡的,還有你之前都消失到哪裡去了?」
 
「郭先生,現在似乎不是執著這種事情的時候吧,我可是將令千金送回家囉。話說,哪個人快去把先生手上那危險的東西拿走啊。」
 
西裝男一聲令下,一位留著長髮的黑衣人立刻孟華手中的碎玻璃瓶抽走。
 
「我、我的女兒,羽婷,她在哪裡?」孟華站了起來,激動地四處探頭,但卻沒有發現女兒的身影。
 
「您別著急,冷靜點,馬上就可以讓您見到女兒了……欸,我說你們,別光站在那裡,快準備東西啊。」西裝男將手搭在孟華的肩上,並指揮著自己的同伴們進到屋內。
 
「是是是,就知道命令人,耍帥的事情全讓你給做了。」一個身材微胖的男子一邊碎念著,將要價不斐的設備搬進了屋內,並開始組裝。
 
「這麼做就能夠讓我見到女兒嗎?」
 
孟華不解,他並不認為這幾台機器能夠讓他見到女兒,但男子只是一直要他放心,並催促著同伴們加快組裝進度。
 
完成後,其他四人退到了窗邊,而西裝男則拿著一頂類似頭盔的物品,獨自走向孟華面前。
 
「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郭老伯,收起您那哀傷的臉龐,我想令千金可不願意看到您這種表情。」
 
孟華露出有些懷疑的表情,並不打算直接戴上,他想起過去跟女兒一起看的電影,當犯人坐上電椅後,也會戴上類似這種頭盔的帽子。
 
莫非,見到女兒唯一的方式就只有死亡了嗎?他心想。
 
「請放心吧,我們不會殺了您的。」似乎是察覺到孟華的想法,西裝男溫柔的解釋,並將頭盔緩緩戴在了他的頭上。
 
這時,儀器開始運轉,宛若蜂鳴的音聲從機械中流瀉而出,孟華的眼前出現了一片白光,讓他忍不住閉上了雙眼。
 
而當孟華在睜開眼睛時,本該死去的羽婷出現他面前的螢幕上,嘴角依舊是有些叛逆的笑容。
 
『雖然這麼說有點奇怪啦,總之好久不見了,老爸,你最近過得還好嗎……啊,看樣子是過得很糟糕呢,哈哈哈。』說完,羽婷爽朗的笑了出來。
 
「羽、羽婷,妳還活著,怎麼跑到螢幕裡去啦?」孟華伸出手,卻無法擁抱自己的女兒。
 
「老伯,這是……我們利用令千金的照片、影片重建出來的人物模型……放心,我們並沒有什麼企圖,只是不忍心看到您因為女兒的事情消沉,所以才……抱歉,這段時間一直沒有聯繫您。」
 
雖然明知孟華看不見他,西裝男還是向他鞠躬,但是孟華並沒有將他的道歉聽入耳中,而是逕自跟女兒聊起了過往的事情,以及作為父親的叮嚀。
 
「羽婷,妳在那邊過得好嗎?有沒有吃飽,有看到妳媽嗎?」
 
『老爸,別老是問這種事情啦,我肚子餓了自然會吃飯啊,倒是你,我不在的這一陣子,你有好好吃飯嗎?該不會又像以前一樣每天都喝酒吧。』
 
「我、我沒有,我過得很好。」孟華的聲音有些顫抖。
 
『少來,又在騙人了,你這個人真是,媽媽死了之後,就不會照顧自己了,還要我來提醒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像個大人呀,要好好照顧自己呀,知道嗎?』螢幕中的羽婷絮絮叨叨著。
 
此刻,孟華再也克制不住淚水,再次決堤,老淚縱橫。
 
『真是沒辦法呢,都幾歲的人了,還哭成這個樣子,只有這次喔,之後你可得好好打起精神來呀,臭老爸。』
 
男子們也只是靜靜站在遠處,看著孟華與女兒的互動,露出了與那兇惡的外表不符的微笑。
 
「謝謝你們……」孟華拿掉了頭盔,但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他緩緩將頭盔交回給黑衣男子們後,說:「關掉它吧,這樣就夠了,我已經把想說的話都說完了,我已經很滿足了,讓你們借這麼貴的儀器給我這個糟老頭子,我真的很感謝你們。」
 
「不不不,阿伯你誤會了啦,正因為你和女兒的緣分還沒盡,我們才幫你延長啊!」一位胖胖的黑衣人笑答,並從口袋拿出了一個隨身碟後,接著說:「而且,你女兒所有聲線、人工智慧資料我們都重建完畢了,在這個小小的裝置內。」
 
「阿伯你別擔心啦,以後你只要想念女兒的話,就戴上這頭盔,她會陪伴你的,就像剛才一樣。」胖胖黑衣人邊說邊將所有資料導入到電腦主機內,頭盔螢幕中也交織出一堆程式碼。
 
孟華坐回了沙發上,再次戴回頭盔,而這次是他自己戴上的。
 
看著中年男子的笑容,黑衣男子們悄悄離開了現場,並留下了簡單的操作手冊與名片,名片上映著的是『濕濕通訊社 只有情感,沒有距離』。
 
此時,放置在桌上的說明手冊被窗外吹進夜風翻開。
 
『第一點,使用本裝置前,請依照本說明書,正確配戴各項設備,並按下主機按鈕,即可正常啟動。
 
※如機器無法正常啟動,請撥打此電話聯絡,將會有專人到府上維修。
 
電話:4781-1314501
 
上頭還有一行被黑筆劃掉的粗體字。
 
※想徵一日男友也能打這支電話。
 
第二點,遊玩時須注意遊戲時間,一天以不超過十二小時為上限,超過十二小時機器會自動關機。
 
第三點,不要輕易捨棄希望。
 
濕濕通訊社,關心您。』

我從床上坐起身,天已經亮了,抹去了呵欠產生的淚水後,我伸了一個懶腰。
 
「最近真的老是夢到VR的事情呢,不過這次的故事,稍微有點讓人難過呢……」
 
 
 

------
編: 仙界大濕
文: 桐真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