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8日 星期六

【她才不是鬼!】

上午2:47 No comments


我曾經說過,在我的虛構世界裡,不會有任何悲劇或死亡
 

即使有,我也會要她把便當給吐出來
 
但前一陣子的"鬼月特輯"我破了戒,故事描述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失去了生命,雖然搞笑卻異常沉重
 
所以這次的故事,我將讓她找回存在於二次元的幸福

--------------------------


【她才不是鬼!】

如果這個世上,有能被稱為地獄的地方。

那就是這裡,○○山的半山腰。

全台灣,乃至全球都注視在此,○航GR1○5失事地點。

一台從美國直飛回台灣的班機,在降落前二十分鐘,意外撞擊機場附近的山丘,目前狀況不明朗,點點星火如同聖誕樹上的燈泡點綴,灑滿整面山坡地,政府緊急出動消防隊,避免演變成山林大火,同時搜救隊也來到現場,奮力尋找可能倖存的乘客與機組人員。

他們第一時間搶進現場,也第一時間見證人間煉獄。

其中一名搜救隊隊員,外號叫做阿宅,同行的前輩見到他顫抖的雙腿,刻意出聲閒聊試圖緩解情緒。

「就算你是首次面對空難的任務,也不能遲到啊。」前輩拍拍阿宅的肩,沒有責備的意思。

「對、對不起……」

「不用擔心,等等你跟我依隊長指示行動。」

「好的……」

「真慘吶這次,看起來飛機是先在空中解體了,所以遺體、物品散落得到處都是。」

「……」阿宅渾身顫動,忍住怯弱的淚水,低著頭連看都不敢看。

前輩深深地吐一口氣,勸道:「你的精神狀態這麼差,不僅容易發生意外,還容易被不乾淨的東西纏上,不如我報告隊長,你先回家休息吧。」

「不,我沒事,務必讓我執勤。」

「那你要認真些。」

「一定。」阿宅全身繃緊。

「嗯,要專注,就算……唉,應該不會有生還者了。」前輩依照過去的經驗判斷,遺憾地搖頭。

「請不要這麼說,一定還有希望。」

「我也希望啊。」

可惜,沒有。

台○GR1○5,252名乘客包含14名機組人員,全數罹難。



※※※※※



不幸被前輩言中,阿宅向隊上請了長假,但沒有一個夜晚睡得好。

雙眼一閉上,剛進入似睡非睡的狀態,就會見一團白霧,白霧中似乎有一名小女孩不斷地苦苦哀求,而且白霧彷彿有著實體,無論是聲音與畫面,在傳達予阿宅接收之前就已經被削弱成充滿謎團的訊號。

阿宅不用想就知道對方是誰、來自哪裡,唯獨搞不懂對方想要什麼。

身體狀況一天一天變差,深陷的黑眼圈、減低大半的食慾、削瘦虛弱的體態,但他全然不以為意,硬是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回去上班的第一天,就因為精神不濟出了大紕漏。

阿宅道歉之餘,反覆強調自己看過醫生,身體狀況真的沒問題,老經驗的前輩大概猜出是什麼情況了,一下班就強制帶阿宅到享譽鄉里的宮廟去,不管自己的學弟有多抗拒。

一見到值班的女道士,是比自己還年輕的少女,阿宅的抗拒之心又更重,要不是今日闖禍帶給搜救隊麻煩、要不是前輩一臉正經不能妥協的樣子,肯定轉身就走。

女道士見多識廣,不是第一回因年紀的關係被輕視,一手招呼讓阿宅單獨留下,二話不說抽出桃木劍開壇作法,沒有電影中光彩奪目的聲光音效,更沒有想像中煙霧瀰漫又鬼哭神號。

說了也神奇,原本藏在白霧中的小女孩,居然能藉由作法後清楚看見,還能聽到她從口中唸出的字句,自然而然的,活靈活現的,宛若這名女鬼是不小心與雙親走失,意外闖入宮廟的稚童。
 
「說,為什麼要纏著他!」女道士怒叱,揮舞著桃木劍,寬大的袖口隨氣勁擺動。

被迫現身的小女孩非常緊張,哆嗦地說:「我不記得了……我是被騙走的!他的體質把我吸了過去,因為……因為……」

「……」阿宅呆若木雞,眼淚從眼角慢慢滑落。

「果然!這位先生,你是不是有墮胎過?」女道士質問。

「咳咳……請妳不要隨便果然好嗎。」阿宅很快地擦掉眼淚,裝作一點都不震驚的模樣,「我是堂堂男子漢,沒有墮胎的機會。」

「見到鬼,你不害怕嗎?」

「有、有什麼好怕的。」

「哼,沒想到纏住你的鬼是個小女孩,該不會你曾經誘拐女童?」道士將桃木劍指向了阿宅額前,神情嚴肅,接著警告道:「有必要,我將會報警。」
 
「……」阿宅無話可說。
 
「小妹妹,妳死去的原因是什麼?」道士放下了桃木劍,站在了女孩前,面色和藹。
 
「飛機……掉下來……剩下忘了。」小女孩支支吾吾,仿佛記憶也在嚴重的衝擊中損毀。
 
「那妳跟這位犯罪嫌疑人是什麼關係?」

「我……我不知道……」

「妳應該有什麼心願未了的事吧?比方說被綁架、誘惑、性騷擾,所以才想要找兇手報仇,是不是這樣?可以坦承跟姐姐說的,不用怕。」女道士的眼神有意無意地飄向阿宅。

「……」阿宅依舊無話可說,但心裡偷偷慶幸小女孩失去記憶,不必想起死亡的痛苦與悲傷的生離死別。

「真的可以嗎?」小女孩張大雙眼問。

「當然可以,有姐姐在,就算是當面指認兇手,也沒有問題哦。」
 
「我……我想要小象。」小女孩雀躍跳了起來,這幾乎是她唯一記住的事。
 
「什麼?!」女道士手中的劍鋒一轉,對準阿宅的下體。
 
「小象,我都隨身帶著喔,現在我不在了,它一定很孤單。」小女孩一面說、雙手手指一面緊張地交互敲擊。
 
「小象是指東西?還是寵物呢?可以跟姐姐說嗎?」
 
「是個娃娃,有這麼大喔,它很愛我的!」
 
「喔喔。」女道士一個起身,拍了拍阿宅的肩膀:「抱歉,我曾經在心底懷疑你是個戀童癖,終於按捺不住獸慾,誘拐並殺人。」
 
「只是在心底而已嗎……」阿宅一心一意注視著小女孩,面對各種抹黑僅僅是出聲吐槽而已。
 
「好啦,不開玩笑了,你能幫我一個忙嗎?不,應該是說幫這位小妹妹一個忙。」
 
「好。」阿宅慢慢地靠近,蹲在小女孩的面前,勉強擠出一點笑容道:「我來幫妳找小象吧。」




※※※※※




「我找到妳說的小象了!」阿宅滿頭大汗地趕回來。

女道士原本以為小象跟著飛機解體散落於山區,要找到恐怕不是這麼容易,後來聽阿宅前輩的解釋,才知道所有罹難者的遺物與飛機殘骸,全部都會被搬回指揮中心登記建檔。

小女孩飄忽不定的身影一下就竄到阿宅面前,欣喜萬分,蹦蹦跳跳。

「回來啦?嗯……你們兩個的感情進展真快。」道士雙眼直視著兩人,想探查出是否有違反刑法227條之情事。

阿宅打一個冷顫,無奈地說:「小姐,請自重。」
 
「謝謝,謝謝,謝謝你。」小女孩雖然碰不到布偶,卻雙眼瞪大仔細檢查著布偶每一處,聽不懂前方兩位大人的對話
 
「不客氣。」阿宅柔聲道。

「那個……還有一個忙可以請你幫我嗎?」女孩低下了頭,嘟起了那小巧的嘴。
 
「妳說說看?」女道士率先開口。
 
「希望大哥哥能幫我照顧它,拜託!我不希望小象孤單……」小女孩口氣逐漸消沉。
 
「當然,我會把布偶當成是妳,每晚都會……唉呀好痛!」阿宅話說一半,便被桃木劍劈中天靈蓋,「放在床頭櫃,妳幹嘛啊!?」
 
「沒事。」女道士一臉認真地盯住阿宅,右手桃木劍不斷作勢揮舞,警告意味濃厚。
 
「謝謝大哥哥!」小女孩給了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身體開始散出光芒。
 
「欸,這什麼狀況?」阿宅還沒搞清楚眼前的突發狀況,嘗試用手抓住那些飄散在空氣中的光點,「等等,妳是不是要離開了?」
 
「是的……我很開心,總之……我們就這樣約定了唷!」小女孩小小的身軀,漸漸變得透明,消散於空氣之中。
 
「等一等啊!」
 
「希望來生,我們能……」
 
「先別走,拜託妳先不要走!」阿宅淚流滿面,原先強忍住的淚水,一次性潰堤。
 
小女孩最後眨了眨水藍色的雙眼,讓兩滴淚珠成為她存在過的證明,隨著消失的過程中,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阿宅跪倒在地上,抱頭痛哭,久久不能自己。

不遠處,女道士與阿宅的前輩見到這個情況,難免感到鼻酸。

為了怕自己出糗,等等被人恥笑,女道士刻意轉移話題,問道:「咳,據我所知,這些罹難者的遺物,應該不是隨便就可以拿出來的吧,他該不會為了圓小女孩的遺願濫用職權……」

「他哪有這個膽子?」

「不然呢,不是只有家屬能夠領取嗎?」

「是呀。」

「……該不會!」

「小女孩就是阿宅的妹妹。」

「……」女道士雙手掩嘴,無法相信。

「空難當天,阿宅已經到機場接機,準備迎接度假回國的妹妹,沒想到收到緊急招集令,他知道不對勁,立刻回到隊上出勤,刻意不說真相,是怕自己被踢出隊伍之外,不能第一時間找回妹妹……我真的無法想像,他到底是抱持著怎樣崩潰的情緒工作……」

「……」女道士也無法想像。



※※※※※


「操,隊長今天安排的訓練也太狠毒了吧!」
 
「不能講髒話!」
 
「三小?」
 
待在自己房間抹藥的阿宅一個回頭,眼前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髮色……
 
「妳、妳怎麼出現了,不是去當天使了嗎?」
 
「回來看我的小象過得好不好呀!當然還有看看……葛哥!。」小女孩的臉蛋瞬間紅彤彤的。
 
「妳想起來了?」
 
「覺得葛哥單身很可憐,所以我特別下來陪你唷。」小女孩雙手抱胸,驕傲地笑了笑,「還不快感謝我!」
 
「晚上不准再擠上我的床喔,萬一鬼壓床怎麼辦?」阿宅轉過頭去一邊抱怨,一邊默默地流下眼淚。



(完)



故事:啞鳴
監修:仙界大濕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