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

《官司x網路x女孩》





《官司x網路x女孩》


我拉開了窗簾的一角,陽光立刻從縫隙中鑽進了室內,外頭似乎已經聚集不少人,有我們認識的,也有我們厭惡的存在,但不能否認,如果沒有他們,我們兩個今天不會在這裡。



妳雙手放在被白紗蓋住的腿上,表情看起來有些坐立不安,故作冷靜的臉龐染上一抹緊張的嫣紅,難得看到這樣的妳,我的嘴角不禁上揚。

「你笑什麼,對啦,我就算穿上婚紗也還是很粗魯啦,但總比你這隻穿著白西裝的豬好多了啦。」說完,妳鼓起雙頰,撇過頭去。

我並不是在嘲笑妳,我只是在想著,沒想到那一天用近乎鬧劇的形式見面的我們,可以在多年後的今天帶著眾人的欣羨眼神,將這份緣,緊緊纏繞在兩人的無名指上。

初次見到妳的時候,妳還是個小學生,當時妳的口袋裡掉出了一百塊錢,我替妳撿了起來,但妳就像沒有意識到一樣,加快了腳步往前走去。

「小妹妹別跑!」我追了上去,希望能把錢交給妳。

或許是因為夜色,加上我的聲音並不是一位紳士該有成熟的嗓音,妳的腳步愈發急促,最後,妳依照學校跟家人所教導的方式,大喊了一聲:「有變態!」

霎時間,路人們停下了腳步,有人抓起小吃店外的折凳,更有人拿了一旁的空酒瓶,面露凶光的朝著我走來。

「你要怎樣啦,戀童癖喔。」他們用力的推了我的肩膀,我因為腳步沒踩穩,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等等,你們誤會了,我只是想要把錢還給那位小妹妹。」我舉著手中的鈔票,連忙辯解,但還是卻免不了一頓毒打。

在眼角餘光中,我看見了妳似乎想要走過來,但卻被好心的路人們給隔開,他們拍著妳的肩膀安慰妳,踢著我的肚子洩恨。

最後,我被送進了警局,雖然因為沒有證據讓我免去了一場牢獄之災,但事情已經傳開,我被冠上變態之名,沒有人同情我所受的傷,班上的同學們霸凌我,老師們嗤之以鼻,更慘的是,網路上罵聲一片,也連累了認識與未曾謀面的宅友們。

『誘拐新花招,肥宅尾隨國小女生,藉口還錢以靠近對方,幸有熱心人士嚇阻!』

『貌似忠良的男人也不可信?近年單身宅男性犯罪案暴增,犯罪者與受害者年齡趨低,專家呼籲加強宣導與修法』

『犯案動機明顯?肥宅T恤上印製蘿莉美少女!』

雖然我並沒有罪,但我還是被人冠上了「性侵未遂」的污名,對那些人而言,不管有沒有做,只要他們覺得有,那就是有,從以前就是這個樣子。

就在我自己選擇放棄辯解時,我在幾篇不同的新聞稿下,都看到了相同的一則留言。

『我是當事人,那位哥哥是真的想要把錢還給我,你們不要再批評他了,這就是你們這種大人的風度嗎?』

滿滿的中二氣息,還有頭貼中那稚嫩的外表,這真的是本人嗎,我不曉得。

雖然她到處替我留言開脫,但是並沒有人相信她,反而以更惡劣的留言批評她。

『自導自演辛苦了,下去領一百啦,差點忘了肥宅連一百都沒得領,哭哭。』

『你用那個小女孩頭貼來騙人不覺得羞恥嗎?』

『假帳號退散了,等你敢用自己的照片再說啦,死蘿莉控,戀童癖。』

雖然被罵得很難聽,但她還是持續替我辯解與爭論,雖然到最後妳被當成了假帳號,也沒有放棄,我甚至可以想像妳在電腦前不甘心的模樣。

我忍不住傳了一封訊息給她,問她為什麼要替我做到這個地步,但是把訊息傳出去後,我才猛然想到,如果她是在釣魚的話,該怎麼辦?

可就在我懊悔的時候,我收到了她的回覆訊息。

『因為你沒有做錯,我的家人告訴我,如果受到別人的幫助,就一定要回報對方』那份訊息的文字簡單,沒有過多的修飾,感覺應該是本人沒錯。

「不用啦,沒那麼嚴重,真的,我早就已經習慣這種事情了,反正從以前就是這樣,倒是那天嚇到妳了,真的很抱歉。」

『你不要跟我道歉,你又沒有做錯事情,反正我要幫你跟他們說清楚!』

『我看了很多留言,為什麼他們都要用外表嘲笑你,你明明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我想大概是因為大家都會想排除不順眼的事物吧,覺得美就代表一切。」

『可是有些人長得很漂亮,還是整天欺負別人,我之前還看過他們搶低年級學生的錢,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樣就好了。』

率直的言行,雖然顯得有些幼稚跟衝動,但卻彷彿為我遍體鱗傷的心靈,注入了我從未感受到的溫暖。

雖然我曾經因為妳而吃了不少苦頭,但也因為妳,我知道世界上有人不會用外表決定一切,即使犯了錯,也知道要即使挽回,我欣賞這樣直率的妳。

跟妳聊了幾次,妳說妳想請我吃飯,我們見了面,但到餐廳後才發現,妳根本付不起,我們只好坐在便利商店的用餐區吃著茶葉蛋跟御飯糰。

妳向我抱怨那些留言、抱怨班上同學不夠成熟;我說我最近看了某個病嬌小說,難看到我看不下去。

聊了一兩個小時,我送妳到妳家附近,才發現我們兩家只隔了一條街,也難怪當時會在那條路上遇見了妳。

我們一起吃東西的事情傳開,學校的人更加鄙視我;妳的同學笑妳是個婊子,有人跟媒體爆料,我們又被大做文章,但妳還是不避諱跟我見面,吃的一樣是茶葉蛋跟御飯糰。

「他們他媽的連婊子是什麼意思都不曉得,用手機看個打碼的影片就以為自己是老司機了。」

「別生氣啦,還有不要亂罵髒話,妳才小學生欸。」

「囉嗦,我快要升國中了啦。」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妳罵髒話,不過感覺還不賴。

我說喜歡妳直率罵人的口吻,妳也不再忌諱會傷到我,總是罵我是個噁男,一來一往之中,不知不覺,我們的距離越來越近。

後來妳升上國中,我考上外地的大學,但只要有放假,我們一定會一起見面,吃的一樣簡單,罵的內容依舊難聽。

過了三年,我升上大學三年級,妳跟我說妳要升高中了,邀請我去參加妳學校辦的畢業典禮。

六月十五日,妳國中畢業。當天晚上,我們走在無人的校園,突然下起了一場雨,我們跑到了司令台躲雨。

然後趁著我拍掉妳身上的雨水時,妳墊起了腳尖,笨拙地將嘴唇撞在我那還有些鬍渣的下巴上。

「噁男,活該你交不到女朋友,這種時候不就是要接吻嗎?下巴撞上來是哪招啊,你這個笨蛋。」妳紅著臉,又氣又羞的說著。

「剛剛是妳自己突然撞上來的欸。」

「閉嘴啦,你要負責。」

「怎、怎麼負責,馬上親妳嗎?」我慌慌張張地說著。

我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雖然看過動畫中的場景,但我卻不曾對現實世界中的女孩子有過憧憬,而妳對我來說,就是可以互相嘴砲的小妹妹。

「這種事情不要問我,你自己想該怎麼辦?」

「那我、我、我要跪下來嗎?」我雙膝跪地,手腳發顫,連講話都不太清楚。

「不要兩隻腳啦,我又還沒死!」

「抱歉、抱歉,一時緊張就,我沒有要詛咒妳,真的。」我半舉著雙手說。

「你這個人真的是,就直接問我要不要當你女朋友就行了啦,連這種話都要我講,你到底是哪裡有毛病啊,真的很遲鈍欸。」妳氣急敗壞的說著,但我卻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牽起了妳的手。

「我這種人真的可以嗎?我又胖又宅又臭。」

「都牽手了才講這種話,你這個噁男。」在路燈的反射下,妳的眼角帶著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的瑩光。

交往後,我們討論過彼此的未來,僅管在這幾年,媒體從來沒有放棄過從我們身上挖掘更多的材料與秘辛,但我仍相信我們能夠持續走下去。

妳說妳想生個女孩子,因為怕男的長的像我,但又擔心我會對女兒出手。

難過之餘,我說我想為妳買一顆鑽戒,妳說鑽戒是商人這百年來的騙局,只要我們能夠在一起,哪怕只是沒有裝飾的銀戒也無所謂。

這一次,我並沒有順著妳的想法,我省下了許多開銷,存了一筆錢,買了一個小小的鑽戒,然後單膝跪在妳的面前。

「這次,我沒有不小心兩隻腳都跪下去囉。」我不解風情的說。

但這次妳沒有罵我,而是雙手掩面,用微小的音量抱怨了一聲:「笨蛋。」

在我們認識十周年,交往六年後,我們步上了禮堂的紅毯。

微風悄悄吹來,妳纖細的髮絲牽動著我的情緒,我的心跳加速,就好像是第一次約會時的心情,彷彿自己又再一次愛上了妳。
 
「老婆,可以這樣叫妳嗎?還是妳想要動畫一樣,講『達令』或是『哈妮』之類的。」婚禮開始前,我偷偷向妳問道。

「你想騎那些女主角就說,不要拐彎抹角,我知道你晚上都在意淫她們。」

「靠么,被發現了……謀啦,我是說我想騎的只有……」

「你這個噁男,小聲一點啦,又想進去警局嗎?」妳輕輕地踩了我一腳。

「妳還記得那個時候的事情喔?」

「誰會忘記啊,一個因為要還一百塊被打的男人,想忘都忘不了。」
 
「我也忘不了那個在網路上替我發聲而被嘲笑的笨女孩。」

「你現在是想要吵架嗎?噁男。」妳脫掉裝飾著白色蕾絲的手套。

「沒有,我只是想說,我好愛妳,真的很愛很愛你。」

「你、你突然說這個幹嘛啦,噁男。」妳白皙的臉龐瞬間被染紅。

「等等婚禮就要開始了,幫妳增加一些情緒,妳準備好了吧?」我牽著妳的手,雖然牽了許多次,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太真實,我真的能夠這麼幸福嗎?

「當然。」妳抽開我的手,俏皮地推開了大門,露出有些期待的表情接著說:「這次要讓你追我一輩子……」

「老婆別跑!」

「來追我啊!變態!」妳扮了個鬼臉。

一陣不同於室內的刺眼陽光照射在我們身上,接著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親友們及無數的無良媒體,他們雖然說著是為賠罪而來,但誰曉得是不是真的,或許過一陣子又會有個什麼『斯德哥爾摩夫妻』之類的標題出現了吧。

不過不管有沒有出現都無所謂,因為有了妳,我才能撐到現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一起承擔。

刺眼的鎂光燈在我們面前閃爍著,純白的花瓣從空中灑落,帶來在我們生活中少有的浪漫與情調。

「你杵在這裡幹嘛?快過來啦,變態老公……不是,是噁男!」 
 
「遵命,老婆。」我牽著妳,還有與妳的未來,走上了紅毯。

「謝謝妳從來沒有放棄過我,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要說謝謝的是我,這麼窮追不捨地纏著我,未來可別輕易纏上別人喔。」說完,妳用力握緊了我的手。

「那就要小心會不會有人不小心又掉一百塊錢了。」

「你這個人真的是……」我沒等她說完,將她摟入自己的懷中,熟練的用嘴唇抵在她的唇尖上。




0 意見:

張貼留言